2007年10月16日 星期二

主權獨立的台灣,前途為何要由中國人民決定?

 

  中國共產黨十七大昨日開幕,胡錦濤在報告中舊調重彈:「堅持一個中國原則決不動搖,爭取和平統一的努力決不放棄,貫徹寄希望於台灣人民的方針決不改變,反對台獨分裂活動決不妥協」。胡錦濤還說:「任何涉及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問題,必須由包括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共同決定。」

  台灣不是中國的領土,台灣人不是中國人,胡錦濤的四個「決不」及「全中國人民」,只不過是掩飾併吞台灣野心的託辭罷了。包括正名、制憲、入聯等國家正常化運動,都是台灣伸張主權之舉,乃台灣人民基本人權的實踐。這些,根本不是胡錦濤所謂的「把台灣從祖國分割出去」。台灣不屬於中國、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哪有「分割出去」的問題存在?

  在胡錦濤滿口胡言之際,我們不妨來回顧歷史與法理,就教於所有狂熱於「統一大業」者。

  成立於一九一二年的中華民國,疆域包括現在的中國和蒙古共和國。一九四九年,中國共產黨在國共內戰獲勝,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因為反對國共和談而「下野」(亦即辭去總統職務)的蔣介石,指揮部分中國軍民逃亡台灣,自己則宣稱「復行視事」(亦即重新出任總統)。蔣介石所說的「中華民國隨著大陸的淪陷已經覆亡了」,就是這種背景下的發言。

  蔣介石的中華民國流亡台灣,算不算繼續存在呢?答案是否定的。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成立時,台灣屬於日本領土,而非中華民國領土。換言之,台灣並非中華民國的「固有之疆域」。同樣的,一九四九年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其領土也不包括台灣,因當時「舊金山和約」尚未生效,台灣仍為日本領土。可以說,台灣是因緣際會,被捲入中國內戰。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的誤解,其根源便在這裡。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投降,盟軍統帥命令蔣介石軍隊至台灣受降軍管。蔣介石軍隊受降軍管的地區,還包括原法屬印度支那(後來的越南)北緯十六度以北的地區。受降行動絕非意味,台灣被光復而成為中國的領土,否則,原法屬印度支那十六度以北也算是中國領土了,這是極其明白的無稽之談。到了一九五二年,處理對日的「舊金山和約」生效,其中規定日本放棄台灣,但並未明言歸屬於何。依據國際法精神,台灣主權應歸屬台灣人民。然而,一九四九年後流亡台灣的蔣介石政權,適逢韓戰、冷戰相繼揭幕,以美國為主的民主國家,為了遏制共黨勢力擴張,乃默認蔣介石政權佔據台灣,視蔣介石的「中華民國為中國唯一合法政府」。

  蔣介石的中華民國,寄居在不屬於中國的領土,實際上等於是覆亡了。只不過,國際冷戰架構維繫著蔣介石政權的中國代表權,扭曲了它已經被中國共產黨消滅的事實。如此的虛構,終於在一九七一年的聯大第二七五八號決議案,以及一九七九年中美關係正常化而骨牌效應般崩潰。隨著台灣本土政權的成立,中華民國覆亡的事實,只是再一次被確認罷了。

  以上的歷史與法理顯示,台灣與中國根本沒有關係,台灣只是曾被中華民國借殼當反攻基地幾十年,且台灣人民長期被壓制不能表達意願,決不能因為中華民國流亡台灣,就把台灣視為中國的領土。可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處心積慮的,就是想利用它聲稱已經不存在的中華民國,作為併吞台灣的「戰略之籠」,套住台灣人民國家正常化的努力。

  今天,胡錦濤奢談要由「全中國人民」來決定台灣前途,不啻對台灣人民發出嚴重的挑戰。為了台灣的生存,為了讓國際社會瞭解事實真相,我們一定要儘快把中華民國的虛構去除,以免它在寄生台灣之後,還給台灣帶來殺身之禍。


- 本文取自自由時報[社論]

1 意見:

浪 提到...

敘述完整
尤其是最後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