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5日 星期三

Moving on Stage





回首,又是兩年過去,
總是在某些特別的日子,才會偶有感觸地把這個地方打開,
最近的我,或說我的生活,又劇烈地起了一些變化。


終於在半推半就之下,
我離開了台中,
當下的種種不捨在所難免,
但心中的聲音卻很清楚的是某種堅毅,
原來,我早就想換環境了,
我他媽的受夠了坐困愁城的煎熬。


於是逃難般的著急,我來到了高雄。


也許就因為這樣產生某種蝴蝶效應,
生命中撇開血緣不說的,
那幾個最親近的人,
也幾乎同時地離開家鄉各奔前程,
彼此的實體距離又更遠了一些。


我在高雄距離小豪不過百餘里,
到小蕃則是隔了座海峽,
至於小花,
那得用經度來計算。


無法直截了當地說你們對我到底有多重要,
只能做的,
是祝福你們一切順心,
願你們能順利度過各種苦難考驗。


我能理解離鄉背井的人,
其實好需要勇氣的。


所以當惶然失措的時候,
請別忘了,
無時刻都有我,
正在默默為你加油!


於是在最後,
只好自顧自地唱著老梗:
「沒有你的日子裡,我會更加珍惜自己,
沒有我的歲月裡,你要保重你自己。」


說有多瀟灑,就有多瀟灑!

2 意見:

Blind Seer 提到...

你跟我的距離應該要用經度計算比較遠~愛咪才要用緯度算~

Mr.Bear 提到...

對耶超有道理的~因為實在太熱了,所以你們那邊一直給我一種很靠近赤道的錯覺XD